• <li id="eixn0"><tr id="eixn0"></tr></li>
  • <li id="eixn0"><tr id="eixn0"></tr></li>
    <dl id="eixn0"><ins id="eixn0"></ins></dl>
  • <dl id="eixn0"><s id="eixn0"><strong id="eixn0"></strong></s></dl>
  • <div id="eixn0"><tr id="eixn0"><object id="eixn0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中考語文經典現代文選讀之《海南雜憶》

    編輯: 路逍遙 關鍵詞: 中考復習 來源: 逍遙右腦記憶

    我們到了那有名的"天涯海角"。

    從前我有一個習慣:每逢游覽名勝古跡,總得先找些線裝書,讀一讀前人(當然大多數是文學家)對于這個地方的記載--題詠、游記等等。

    后來從實踐中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好辦法。

    當我閱讀前人的題詠或游記之時,確實很受感染,陶陶然有臥游之樂;但是一到現場,不免有點失望(即使不是大失所望),覺得前人的十分華贍的詩詞記騙了我了。例如,在游桂林的七星巖以前,我從《桂林府志》里讀了好幾篇詩、詞以及駢四驪六的游記,可是一進了洞,才知道文人之筆之可畏--能化平凡為神奇。

    這次游"天涯海角",就沒有按照老習慣,皇皇然作"思想上的準備"。

    然而仍然有過主觀上的想象。以為顧名思義,這個地方大概是一條陸地,突入海中,碧濤澎湃,前去無路。

    但是錯了,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    所謂"天涯海角"就在公路旁邊,相去二三十步,當然有海,就在巖石旁邊,但未見其"角"。至于"天涯",我想象得到千數百年前古人以此二字命名的理由,但是今天,人定勝天,這里的公路是環島公路干線,直通那大,沿途經過的名勝,有鹽場,鐵礦等等:這哪里是"天涯"?

    出乎我的意外,這個"海角"卻有那么大塊的奇拔的巖石;我們看到兩座相偎相倚的高大巖石,浪打風吹,石面已頗光滑;兩石之隙,大可容人,細沙鋪地;數尺之外,碧浪輕輕撲打巖根。我們當時說笑話:可惜我們都老了,不然,一定要在這個石縫里坐下,談半天情話。

    然而這些怪石頭,叫我想起題名為《儋耳山》的蘇東坡的一首五言絕句:

    突兀隘空虛,他山總不如。君看道旁石,盡是補天遺!

    感慨寄托之深,直到最近五十年前,凡讀此詩者,大概要同聲浩嘆。我翻閱過《道光瓊州志》,在"謫宦"目下,知謫宦始自唐代,凡十人,宋代亦十人;又在"流寓"目下,知道隋一人,唐十二人,宋亦十二人。明朝呢,謫宦及流寓共二十二人。這些人,不都是"補天遺"的"道旁石"么?當然,蘇東坡寫這首詩時,并沒料到在他以后,被貶逐到這個島上的宋代名臣,就有五個人是因為反對和議、力主抗金而獲罪的,其中有大名震宇宙的李綱、趙鼎與胡銓。這些名臣,當宋南渡之際,卻無緣"補天",而被放逐到這"地陷東南"的海島作"道旁石"。千載以下,真叫人讀了蘇東坡這首詩同聲一嘆!

    經營海南島,始于漢朝;我不敢替漢朝吹牛,亂說它曾經如何經營這顆南海的明珠。但是,即使漢朝把這個"大地有泉皆化酒,長林無樹不搖錢"的寶島只作采珠之場,可是它到底也沒有把它作為放逐罪人的地方。大概從唐朝開始,這塊地方被皇帝看中了;可是,宋朝更甚于唐朝。宋太宗貶逐盧多遜至崖州的詔書,就有這樣兩句:"特寬盡室之誅,止用投荒之典"。原來宋朝皇帝放逐到海島視為僅比滿門抄斬罪減一等,你看,他們把這個地方當作怎樣"險惡軍州"。

    只在人民掌握政權以后,海南島才別是一番新天地。參觀興隆農場的時候,我又一次想起了歷史的上的這個海島,又一次想起了蘇東坡那首詩。興隆農場是歸國華僑經營的一個大農場。你如果想參觀整個農場,坐汽車轉一轉,也得一天兩天。從前這里沒有的若干熱帶作物,如今都從千萬里外來這里安家立業了。正象這里的工作人員,他們的祖輩或父輩萬里投荒,為人作嫁,現在他們回到祖國的這個南海大島,卻不是"道旁石"而是真正的補天手了!

    我們的車子在一邊是白浪滔天的大海、一邊是萬頃平疇的稻田之間的公路上,揚長而過。時令是農歷歲底,北中國的農民此時正在準備屠蘇酒,在暖屋里計算今年的收成,籌畫著明年的奪糧大戰吧?不光是北中國,長江兩岸的農民此時也是剛結束一個戰役,準備著第二個。但是,眼前,這里,海南,我們卻看見一望平疇,新秧芊芊。嫩綠迎人。這真是奇觀。

    還看見公路兩旁,長著一叢叢的小草,綿延不斷。這些小草矮而叢生,開著絨球似的小白花,枝頂聚生如蓋,累累似珍珠,遠看去卻又象一匹白練。

    我忽然想起明朝正統年間王佐所寫的一首五古《鴨腳粟》了。我問陪同我們的白光同志,"這些就是鴨腳粟么?"

    "不是!"她回答。"這叫飛機草。剛不久,路旁有鴨腳粟。"

    真是新鮮,飛機草。尋根究底之后,這才知道飛機草也是到處都有,可作肥料。我問鴨腳粟今作何用,她說:"喂牲畜。可是,還有比它好的飼料。"

    我告訴她,明朝一個海南島的詩人,寫過一首詩歌頌這種鴨腳粟,因為那時候,老百姓把它當作糧食。這首詩說:

    五谷皆養生,不可一日缺;誰知五谷外,又有養生物。茫茫大海南,落日孤鳧沒;豈有億萬足,壟畝生倏忽。初如鳧足撐,漸見蛙眼突。又如散細珠,釵頭橫屈曲。

    你看,描寫鴨腳粟的形狀,多么生動,難怪我印象很深,而且錯認飛機草就是鴨腳粟了。但是詩人寫詩人不僅為了詠物,請年它下文的沉痛的句子

    三月方告饑,催租如雷動。小熟三月收,足以供迎送。八月又告饑,百谷青在壟。大熟八月登,持此以不恐。瓊民百萬家,菜色半貧病。每到饑月來,此物司其命。閭閻飽半餅,上下足酒漿;豈獨濟其暫,亦可贍其常。

    照這首詩看來,小大兩熟,老百姓都不能自己享用哪怕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而經常借以維持生命的,是鴨腳粟。

    然而王佐還有一首五古《天南星》:

    君有天南星,處處入本草。夫何生南海,而能濟饑飽。八月風颼颼,閭閻菜色憂,南星就根發,累累滿筐收。

    這就是說:"大熟八月登"以后,老百姓所得,盡被搜括以去,不但靠鴨腳粟過活,也還靠天南星。王佐在這首詩的結尾用了下列這樣"含淚微笑"式的兩句:

    海外此美產,中原知味不?

    1963年5月13日


    本文來自:逍遙右腦記憶 http://www.jwykv.com/zhongkao/1276859.html

    相關閱讀:2019中考指導:如何克服對英語學習的恐懼

    安徽11选5开奖记录